忆流年

〔恋与制作人〕我x白起 be 抉择

午后,阳光正暖,一身白裙的女孩坐在银杏树下,慵懒的闭上眼睛哼着歌。树上时不时有银杏叶片飘落,金黄色的叶片,落在地上也也落在了女孩心里。忽然一阵狂风吹过,卷起一地落叶,风中传来浓重的血腥味…一滴一滴,少年的鲜血将叶片染红……
  “不要——”我大叫着从梦中醒来,看着一片黑暗的房间,才松了口气。原来,是梦啊,可是为什么心痛的感觉这么真实呢?我看了闹钟,凌晨三点。
  “叮咚”短信提示音响起,我雀跃的点开,却不是我期待的人。都已经一个月了啊,自从上次一起回过学校后,我就再也没有学长的消息了,发出的短信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回复。我知道,学长是特警,总要去执行一些危险的保密任务,可我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开始这样在意他的安危了。手机屏幕仍然亮着,我点开那条最新的短信“老同桌,这可是我呕心沥血做出的节目,里面有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,你可要好好看啊!”发件人是我高中时的同桌——韩野,白起学长的头号粉丝,我想知道的事,难道你能告诉我学长现在在哪吗。不过这么一折腾,我也确实没了困意,点开韩野发来的网址。这是一个电台类的节目,关于年少时的遗憾,我静静地听着,没对父母说出口的爱,错过的女孩……我闭上眼睛,遥想着我的遗憾。忽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“遗憾吗,我很后悔没有亲手把一封信交给一个女孩…”  “是告别信,她说她不喜欢不告而别”我想起高一时在林家小馆贴的便签,原来,这些他都知道。“不重要了,信的内容都不重要了,因为我们又遇见了。”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下。我抹去眼角的泪滴,推开窗户,寒冬的风有些刺骨,要是他在我身边一定会说我吧。“学长,我好像有些喜欢你了,如果你感觉到了,就快点结束任务回到我身边吧。”
  时间又过去了一周,还是没有任何他的消息,我总是点开他的对话框,却只看到我的自说自话,都这么久了,他会不会出事了?
   是夜,我又做了那个梦,梦中浓重的血腥味夹杂着银杏叶片,我渐渐看清了少年的脸,俊朗的面孔,淡漠的表情,不正是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吗?我在黑暗中睁开双眼,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。学长,原来没有你陪伴的日子竟然这么难熬。等你这次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你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了。手机又收到了一则消息,是个陌生的号码,不知怎么,我心中越发不安。我用颤抖的手点开,看到那张照片的那一刻,手机几乎脱手而出。照片中只有两个被铁链锁住的人,是许墨和……白起。“悠然小姐,喜欢这份见面礼吗?别担心,他们两个我会放走一个的,至于是谁,那就要看你的选择了。明早六点xxxxx不见不散啊。”
   冬天的凌晨,寒风吹过,透着刺骨的寒意。我走进黑漆漆的废旧厂房,我的心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害怕了。“哈,悠然小姐,很准时嘛”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人走了出来“我真的很好奇你的选择呢,哈哈”
  “他们在哪”我冷冷的问道。“悠然小姐真是急性子啊”“他们在哪”“呵,真是无趣,就在前面”昏黄的灯光下,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。我看到白起身上伤痕累累,衣服全被鲜血染红,他看见了我,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责备。我紧紧的咬住下唇,将眼泪忍住。一旁的许墨虽然狼狈,却没有受什么伤,看来我这个学长真是时刻都不忘记他的本职工作啊。
   “怎么样,做好决定了吗”面具人戏谑的问道。我的心里一阵钝痛。眼前的两个人,一个是多次帮助我的朋友,一个是我才决定要永不分离的人,我有什么资格决定他们的生死呢?
  “悠然,别怕,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我都不会怪你”许墨微笑着对我说。而白起却闭上了眼睛,拒绝和我对视。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终于我艰难的吐出两个字——“许墨”。寂静的厂房中我嘶哑的声音格外清晰,白起睁开了眼睛,看着我,眼神平静,仿佛不是马上就要赴死。他笑了,还是那样的温暖,我总是觉得他这个人太过冷漠,可是他的笑容却总是那样温暖,总是那样让我心安。我想起了那个电台节目,我想我知道答案了,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拆开那封信,后悔我们错过的这六年,后悔没有早点告诉他我的心意。我看着他的笑容,没有悲伤,没有痛苦,我想他明白我的决定。“有趣,我突然想改一下游戏规则了,要想救他,就把他杀了吧”他轻蔑的将一把匕首扔在我的脚下。
   我慢慢的走到白起的面前,看着他伤痕累累的身体,这个人真的很耀眼,即使现在他的脸上布满伤痕,也让我觉得那样好看。我轻轻的抱住了他,将脸贴在他的胸口。他也抬起了手臂,只是他的双手却在也不能有力的环抱住我了。“阿起……我可以这样叫你吗”耳边传来他的轻笑,我想他的耳朵应该又红了吧。“其实,比起不告而别,我更讨厌和喜欢的人分别……”我抬起头,看向他琥珀色的眸子“所以啊,我不想离开你…”我踮起脚,亲了亲他干裂的嘴角“阿起,有一句话一直想告诉你,我,喜欢你”鲜血在女孩的身上绽放出美丽的花朵,白起轻轻的抱着女孩,嘴角溢出笑意“傻瓜,我也是……”
   清晨的暖阳照进阴暗的厂房,警察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,倒在地上的两人仿佛只是相拥着睡去,男子抱着怀中的女子,仿佛她是时间最珍贵的礼物。

  夕阳西下,金黄繁密的银杏树下,少女大喊道——“白起学长,我喜欢你”坐在树上的少年,耳朵瞬间变得通红,他从树上跳下来,淡然的从少女面前经过只抛下一句“嗯,知道了” 被拒绝了吧,你早该知道的。“过来,让我亲一下”白裙女孩有些讶异“愣着干什么,快过来啊”银杏悄悄地飘落,前方手牵手的影子成了那天最美丽的风景

评论

热度(14)